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叶蓝】迷藏

嗷嗷嗷嗷太太我爱你!!(≧∇≦)图能被喜欢实在太开心啊,希望太太能一直写下去!!!

软绵绵的一朵肥云:

不用怀疑,我的古风魂又被 @阿达的坑地 太太刷爆惹QAQ继续不要嫌弃地吃下这篇文吧太太!每次都偷太太的梗我对不住你【跪!】突然有一种“再这样下去,我大概会写出整篇叶蓝古风文”的感觉···


放文:


蓝桥春雪拉下披风的衣帽,将清秀的脸容遮挡住。他环顾一下四周,确定并没有人留意自己的时候,他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又拉了拉衣帽,继续赶路。


无怪乎蓝桥春雪这么紧张,要知道,他得罪的不是常人。


蓝桥春雪本名蓝河。蓝桥春雪只是代号,隶属蓝雨盟旗下蓝溪阁,是阁中五大高手之一,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剑士。按理说,这样的剑士虽然不至于战无不克,但对付一般人物还是绰绰有余。


该死的是,他得罪的又不是一般人,偏偏是南方兴欣山庄的首席,有“武林第一人”之称的君莫笑。


说起君莫笑,那也是个人物。十年来谁人不知嘉世堂的“斗神”一叶之秋,相传他的武功已达无人之境,但是因习武理念与堂主陶轩有所不同,终于关系势成水火。陶堂主一怒之下夺回“一叶之秋”的代号,将其逐出嘉世。


叶修,也就是一叶之秋。难舍江湖,遂自立门户,建兴欣山庄,代号“君莫笑”。


按理说,这样的人物,在蓝桥春雪面前,称呼个“前辈”也是应该。又怎么可能得罪对方呢?


且听我“江湖百晓生”冯先生细细道来。叶修还是一叶之秋彼时,行踪飘忽,除了几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以外,无人得见他的真容。自他被逐出嘉世,为了建立兴欣山庄,打响山庄的名堂,竟带着一批未成大器的侠士到处挑战各门各派。


各门各派旗下均有分支,被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挑战当然是一时心头火起,寻思着这把火怎么着都不能烧到总部。于是各分支的负责人竟同时结盟派出高手,有意将这批人一网成擒。


而蓝桥春雪,便是蓝溪阁派出的高手之一。


蓝桥春雪虽然剑术不凡,但并非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物。初遇君莫笑的时候便以礼相待,无奈身上有任务,倒勉强着与君莫笑战上几回。三番四次之下,发现君莫笑武功深不可测,断不该是无名小卒。君莫笑又是个极坦白的人,多番交谈,蓝桥春雪才惊觉对方竟就是曾经的“武林第一人”。


惊讶归惊讶,蓝桥春雪明白,以自己的剑术,岂可撼动君莫笑一分半毫。但他对蓝雨盟忠心耿耿,每次应战都不遗余力。倒是君莫笑不知是撞了什么邪,对蓝桥春雪百般讨好起来。


按他的话说,就是要讨蓝桥春雪来做他兴欣山庄的管家。


管什么家!听闻山庄的陈当家貌美如花,持家有道,又是个雷厉风行的心性。怎需要用到他蓝桥春雪。他心下有些恼,竟消极起来,这下也不应战了,顾着自己的命一个劲儿地逃。


君莫笑却存心跟他耗了起来,四下寻觅起蓝桥春雪的踪迹,用尽办法将他抓了回去。这一逃一抓,闹闹腾腾的,竟花去了半年的时间。这不,蓝桥春雪三天前又成功逃脱,急忙往蓝溪阁的总部赶。


说是逃脱,不如说是君莫笑有意放他走。蓝河闭上眼,脑海中又想起临走前君莫笑那张懒洋洋的笑脸:“蓝啊,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抓到了就得跟我回山庄了啊。”


仔细想来,这已经是蓝河第五次逃脱。这一路上,跟猫抓老鼠一样狼狈。他又睁开眼,满眼激愤,这一次是不成功便成仁!蓝河,出了这座城就是蓝溪阁的总部了!


蓝河小心戒备,脚上也加快了步伐。他有意无意地往人多的地方钻,即便是有人试图跟踪,也会很容易就被甩开。


不对劲。他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这一路走来太过顺利,顺利得让他心里发虚。他站定在原地,略沉思一会,然后扭头往身后看。身后来来往往都是逛集市的寻常百姓,并没有可疑的地方。


但是有个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男子面无表情,离他大概有三丈远。男子一身黑衣,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停下脚步,也没有看他,只是步履沉稳地向着他的方向来。若是平日,蓝河大概只以为是哪家出门来晃荡的公子,可是现下他的心中一惊,不自觉地跑动了起来。


太可疑!男子的步履沉稳,竟像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在这闹市之中,也着力隐藏自己的声响,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个擅跟踪隐匿的高手。


是君莫笑!曾听说过他手下有个叫莫凡的天生忍者,擅长藏匿影踪,适时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蓝河的身段敏捷,三两下藏进人群中,悄悄跟着人群移动,不多时便穿过一处小巷来到了城中的另一边。


上文说过,虽然君莫笑的这群手下天资聪颖,但未成大器。蓝河对于自己能逃过莫凡的追踪还是有相当的自信。


看起来莫凡跟在他身后已久,行踪已经暴露。也不知君莫笑到底在周围布置了多少人。对方人多势众,若是被包围必定束手就擒。不好!难不成君莫笑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蓝河心里一惊,抬头到处张望。这一看更吓了一跳,在他的右前方约是十丈的地方站着一个姑娘,她的发较一般女子短,但是衬得她姿容俊秀,是个英姿飒爽的美人。见蓝河已经发现她,她竟迈步走来。


蓝河已经来不及犹豫,打量了一下四周,立刻朝着右侧身后的小巷跑去。这座城距离蓝溪阁的总部近,蓝河平日里总是到这城里采购总部需要的日常用品,因此对这座城的路极其熟悉。右侧身后的小巷去向偏僻,人烟稀少,虽然少了寻常百姓的掩护,但是因为巷子错综复杂,外人很容易就会迷路,是逃逸的最好选择。


这一番考量,他深感自己胜算在握。脚下更毫不犹豫地在小巷里奔走着。


待深入小巷内,他放缓了脚步,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小巷内路向错综复杂,就算君莫笑的手下全部都跟了进来,一时也没办法找到自己的踪影。现在要做的就是隐匿行踪,在适当的时候走出小巷。耳边不断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蓝河细心辨认方向,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躲藏。


不多时,蓝河便进到了小巷的深处。他站在中心的空地上,看来这就是小巷的中心,四周都是路口,通向这巷子外面。巷子其实由一座座民居组成,放眼望去,都是禁闭的门户。蓝河四处张望,心中突然一颤。


不好!此时无论对方从哪一边过来,自己也只是瓮中之鳖。要赶紧跑进巷子里。他刚想迈脚,耳边却传来一声啸响。“砰”的一声脚边炸出一个小坑,冒着硝火的味道。蓝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一座民居屋顶上站着一个姑娘,她长发飘飘,手中拿着小小的炮筒。“沐雨橙风”苏沐橙!


只见苏沐橙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不要乱动哦。”


苏沐橙是使炮的能手,江湖上叫得出名堂的高手,蓝河一点都不怀疑她百发百中的能力。


只是,苏沐橙在此,君莫笑还会远吗?


他刚想着,风中又传来一丝细微的声响。蓝河抬起头,只见一个男子撑着伞,摇摇曳曳地从天边飞下来。男子单脚先落了地,紧接着收起了手中的伞,伞后露出一张懒洋洋的脸。那男子露了个笑容,看起来神情慵懒,却让蓝河觉得无比的危险。


“蓝啊,还要跑吗?这个城倒是好久没来,幸好路还是认得的。”


蓝河恼怒地撇过头,他低估了君莫笑,看来叶修的“战术大师”的名号也不是叫假的。首先叫自己发现了莫凡,只能跟着人群逃到城的另一边。尔后是短发姑娘,无计可施之下只能跑进小巷。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其实是诱饵,一步一步将自己逼进小巷中心,封住自己的退路。


可恶的君莫笑!


他抽出手中长剑,剑锋一偏,指向君莫笑。


“蓝啊,还要垂死挣扎吗?”叶修懒洋洋地问道,一步一步地向蓝河靠近。


蓝河的心跳如擂鼓,脚步一迈,长剑已经刺出。叶修手中千机伞一张,直逼着蓝河的攻势而来。蓝河纵然剑术高超,对阵这“武林第一人”也是不够看头,不过五十招,千机伞的伞柄一脱,一道长绳已经甩出,利落地将蓝河捆起。


君莫笑落在蓝河身后,拉紧了手中长绳。温热的气息吐在蓝河耳旁:“说好这次被逮住就跟我回兴欣了啊。”


“···叶修,你滚!!”


恍如孩童的游戏“迷藏”,又是叶修再下一城。


end.

评论
热度(94)

© 阿达的坑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