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君绝】绝色佳人

一早起来看到有肉真是一本满足啊!躺平(≧∇≦)

软绵绵的一朵肥云:

下午的时候工作太多了,没有准时再干一篇对不住 @阿达的坑地 太太惹QAQ,然后发现大家都在想是潜伏的后续,各种在床上的这样那样,不过并不是【对不起!】然后其实我已经在潜伏说了,老叶就是个嫖客QAQ,太太你将就看就好,我只是个渣渣,没办法把太太的图写好TAT


ps:发现已经百粉,不介意的话可以点文哟。


放文:


男人手中的烟杆冒着烟,烟丝燃烧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男子将烟杆嘴凑近嘴巴,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在夜色中显得更加迷离。


“老大,今晚还要去吗?”面貌英俊的男子问着男人,却又不像想得到答案,径直就往熟悉的方向去了。自然就是要去最近有名的青楼“蓝溪阁”,老大近日不知道去了几回了。


英俊男子名叫包子,他口中的老大则是这镇上有名的地头蛇“君莫笑”叶修。要说这君莫笑是地头蛇嘛,其实也不是那么霸道的人,实力却是超强,以至于方圆百里都没人敢来这里捣乱。


君莫笑也并不是贪花好色的人,即使“蓝溪阁”在镇上是赫赫有名的青楼之首,君莫笑却也没有光顾过。不过那自然是过往,自从“蓝溪阁”来了个人后,这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蓝溪阁就在眼前,君莫笑又深吸了一口烟嘴,随即毫不犹豫地灭了烟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他家的绝色不喜这味道啊。


绝色是谁?不就是近日将君莫笑迷得神魂颠倒的人嘛。一个小倌,听说年纪不算小,相貌看着却是既年轻又清秀,笑起来又带起点斯文可爱的气质,叫人见了怎么不喜欢呢。这名字起得也好,谁听了这名字不要去一探究竟啊?谁不知没迷着别人,偏偏就迷着这镇上最难惹的人物。


“这不是叶神嘛?”站在门口的男子见状,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哟,文州啊,你是知道哥要来,专门候着的吧。”


“可不是,主要怕绝色见了你会不高兴。”喻文州笑得倒是温和,一张嘴却直刺君莫笑的死穴。


君莫笑微不可见地变了一下脸色,若是那么轻易被击倒他也不是君莫笑了。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文洲你盼着哥来就是了,怎么不得拿出你们最好的来招待哥。不然这蓝溪阁的生意啊···悬。”


喻文州却也是知道君莫笑这心脏,若是自己还计较了倒落在下风。也不回话了,侧了一下身将他让进去。


阁里的歌姬弹着琴,琴声如激浪滂湃,一个蓝衣男子舞着手中长剑,正是绝色耍着剑舞。


君莫笑收起烟杆,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眯起了眼。懒洋洋的脸色竟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任是跟在他身边已久,日常里没有什么神经的包子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舞台上舞着剑的绝色似也是感到了一道奇怪的视线,他一转头便撞上了君莫笑的眼,果不其然,对方正紧紧地盯着他看,眼神露骨得吓人。


绝色心下一凉,狠狠地回了一记眼刀。这一眼看似凶险,却不知他眼角的泪痣点缀,倒显得顾盼生情。这下又见着君莫笑回了他一个暧昧的表情。绝色长剑一收,又是一个侧空翻,心里只唾弃道了一句”心脏!“


琴声骤停,一曲剑舞已经完毕。台下掌声如雷,绝色信步步下台来。眼睛却再也不看君莫笑一眼,偏偏君莫笑就坐在他的必经之路的桌旁,他的姿态慵懒,也没有说话叫住他。绝色心里却戒备,接近君莫笑的时候加快了脚步,想早早离开。


不料他心思一急,竟绊到一张椅子,整个人往前栽了去。君莫笑的身影却是极快,不知何时已闪至绝色的身旁,将其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哎呀,绝色公子好积极。既是看中了叶某人,直说便是,何必耍这种花招。要是真摔着,可不心痛死哥。“


此话一出,立刻就叫身旁的客人一阵喧哗。这花楼就是吵闹,许多客人都没见着事情的经过,却是君莫笑身边的客人传了开去,到最后竟变成了”绝色向君莫笑投怀送抱去了“这种谣言。


绝色听着周边的人议论纷纷,只能露出惊异的表情。他脸皮本来就薄,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张清秀的脸蛋早已一片通红,叫客人见了还真确信了几分谣言。


”君莫笑你!“


”怎么了?绝色公子已经来不及要给哥表白吗?“


”···你滚!“绝色气得满脸通红,手中长剑一提就朝着君莫笑刺了出去。君莫笑见状,侧身利落就躲过了剑锋。


“看剑!”绝色手中长剑一收,又往君莫笑的方向刺去。


君莫笑姿态却是极悠闲,抽出烟杆连续挡住绝色的剑招。相比起绝色的气急败坏,君莫笑显得更加轻松惬意。绝色自知自己不是君莫笑的对手,但他又是被君莫笑气个半死,不跟君莫笑打出个胜负来就不肯罢休。偏偏君莫笑还在那边挑衅他,轻提烟杆就利落挡住来势汹汹的剑招,还一脸无聊地打了个呵欠。


“绝色公子啊,你明知打不过哥,何必呢?”


“少废话!今日不将你杀了难解我心头只恨!”


“···你说的啊。”君莫笑收起懒散的表情,双眸黑得发亮,竟是极认真的表情。


绝色一惊,心知不妙。正想收剑退开,不料君莫笑已经脚步一转,他的身影极快,不知何时已经闪到绝色身后。烟杆朝着他的穴道一拍,绝色只觉全身一阵乏力,整个人就要栽将下去。


君莫笑倒是先他一步将他拉起,利落地扛在肩上。“那哥就不客气了。”


绝色全身没法用力,只能叫喊着做最后的挣扎:“放我下去!君莫笑!你这个大心脏想对我做什么?!”


“哟,绝色公子不是要杀我吗,这不给你机会,用你的后面杀了哥呀。哥一定欲仙欲死哟。”


君莫笑低沉的嗓音传进耳中,待绝色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清秀的脸蛋早已通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君莫笑,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耻···”


君莫笑低声一笑,眼角却瞄见喻文州朝着他们的方向来了。”包子,你去拦一下。那个手残,你挡住一会就行了。也是幸好话痨不在,不然哪有这么顺利···“


”不是,黄少和喻少爷哪里得罪你了,你嘴巴怎么这么欠啊?“


”你不就爱哥这一套嘛。别害羞,绝色公子,我们走吧。“


”我们去哪···不是?!放我下来!“


绝色的尖叫声还没停,君莫笑已经一跃,带着绝色消失在夜色中···




这是肉沫




天色微亮的时候,君莫笑先醒了过来。他看了眼身旁熟睡的清秀男子,一贯慵懒的脸勾起了满足的笑意。他伸手为绝色按摩了下腰侧,为免他醒过来的时候身子麻木得厉害,随即又拉起被子,盖住对方裸露的脊背。然后坐在床边,摸出烟丝又燃起了烟杆。


熟悉的气味在空气中飘荡,绝色睡得不甚安稳,睁开双眼,就看见害自己睡不安稳的始作俑者背对自己坐在床头。


昨夜的情事在脑海中清晰地重演着,绝色羞红了脸颊,尔后又恨得咬牙切齿起来。双眸一转,只见自己的贴身双刃掉落在床侧。他悄悄拿了过来,又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身子并没有那么难受。他偷偷爬坐起来,两手忽地一探,双刃已经招呼到君莫笑的身上。


“绝色公子刚温存完就翻脸,真是绝情呢。”君莫笑说得轻松,另一手却悄悄摸到绝色的大腿上。


“···能麻烦先把手拿开吗?”


“叫声相公听听?”


“快滚!”


end.





评论
热度(104)

© 阿达的坑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