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阿达生日贺||古风叶蓝同人||云破月来花弄影

谢谢亲爱哒!!(≧∇≦)昨天看到的时候真的感动死了!!爱你爱你!!

躲猫猫°:


 给 @阿达的坑地 的生贺><昨晚亲爱滴应该看过了XD
第一次写,各种渣 ,望不嫌弃-3-










云破月来花弄影|古风叶蓝|


燕子低飞入户,瞧这天色应是要下一场大雨。毒堡中的下人们形色匆匆,忙着将晒在花圃里的花草收拾进屋里。小童抱着一筐柳叶桃匆匆的往炼炉房跑去,谁料因此冲撞了来人,被撞了个踉跄的小童站起身来揉了揉摔痛的屁股,抬眼一瞧竟是吓了一跳。“叶……叶堡主……您怎么在这儿?!”小童错愕,这会儿堡主不应该在前院陪客人吗,怎得会站在此处。


叶修穿着随意,墨色袍子尚未系好,带着些慵懒随意之感,小童不禁嘴角一抽,难不成堡主就是这幅样子去见的客人?


叶修倒是无意责怪小童,只是望着渐阴的天色嘀咕了一句什么,手上把玩着的烟杆一顿,转身离开了。


小童有些摸不到头脑,看着洒落一地的柳叶桃不禁叹了口气,认命的收拾了起来,去晚了总管又该嘀咕了。小童并非本地人,只是流落此处差点被饿死的乞儿。被管家收留后安排他来整理花圃,毒堡里的下人大都是堡主和管家出去捡回来的人,说起来也奇怪来毒堡的客人们从不问毒,而是……


毒堡位于中原以南,南蛮之地净是蛇虫鼠蚁、奇花异草,自然撑得起这个“毒”字。只是毒堡最出名的竟不是他制的毒药,而是那藏在毒堡密室里的千年兵刃——千机伞。


传说此兵刃乃是上古时期的神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更有得此兵刃者得天下一说。只不过这么多年来,江湖历经腥风血雨却始终没有人真正见过此兵刃,到底是传说有假还是却有其事,一直没有个定数。


“叶堡主方才去了何处?”女子手拿酒盏盈盈问道,看她脸色微红,应是有些醉了。叶修见状不由轻笑摇头,坐到她的身边笑道:“你醉了。”


闻言女子略有不满,“师兄竟是这般无情,告诉我千机伞究竟藏在何处又能如何?”许是借着酒劲,唐柔一股脑的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师出同门,他的这位师兄可是一点师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师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竟是让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继承了毒堡,论武功毒数,叶修当仁不让,但他这性子如何打理偌大一个毒堡,唐柔难免对此有些担心。近来江湖上又将风头对准了此处,一些武林好手都对藏在毒堡中的千机伞觊觎许久,怕是免不了一场争斗。


叶修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点了烟,啜了两口,看向唐柔的眼里带着些无奈。


“喂,你说话啊!”唐柔气势凌人的指着叶修,一阵烟雾飘过,她便倒在了桌上。叶修瞧了瞧烟杆,飞身过来的下人跪在了他的面前,他指着桌上昏睡的人说道:“带师妹去客房休息。”


“是,堡主。”男子将唐柔抱起,快步离开了前厅。


微风吹起前厅的珠帘,发出一阵响动,叶修把玩着手里的烟杆,笑道:“应该就是今晚了吧。”


 


 


 


 


 


闲云破月,孤风弄影,相思谁人解?


一个黑影从屋顶掠过,身形如燕灵活地跃进了一处院内,他并未轻举妄动而是倚在树后查探着院里的状况,这么容易就让自己闯进来了,其中必然有诈。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果然没错,蓝河得意的笑了笑这次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如此接近传说中放着千机伞的密室,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将瓷瓶里的一颗药丸吞了下去,毒堡之中处处都是毒,这万灵丹还是他从那人身边偷的。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异样,正当想要将这密室的锁打开之际,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他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锁并不复杂,很快就被打开,密室之门被打开的瞬间,他倒了下去,昏倒之前他清楚的看到了被封存完好的那把千年兵刃——千机伞。


叶修将昏倒在自己怀里的家伙打横抱起,还恶意的掂量了一下,嘀咕道:“蓝溪阁最近伙食不错啊,胖了。”


下人们对堡主怀里抱着这么个男人都有些见怪不怪了,这家伙乃是近年来名震江湖的神偷蓝河,偷惯了好东西,自然就惦记上他们毒堡的千年兵刃。只可惜他不是善茬,他们堡主更加不是,第一次就把这个小贼折腾了个彻底,临行前还扬言说这辈子肯定会偷到千机伞。堡主自然笑着应了,于是每隔这么几个月,但凡是阴雨过后的月圆夜,这位蓝大公子定要来他们毒堡走上一遭。


这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堡主的床上。蓝河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之上,最可恨的是双手竟是被人用红绸给绑了个结实,若是放在平时这些小伎俩根本奈何不了他,只是现在他连力气都使不上,只能老实的躺着。太过熟悉的场景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估计这次又逃不了那人的一顿教训吧。


蓝河歪头往门口的方向瞧了瞧,只可惜珠帘挡住了他的视线,什么都没看到。桌上燃着的熏香似是与之前的不同,带着些花草香气的熏香很是宜人,让他忍不住多吸了两下。


正当此时,房门被人推了开来,果不然来人是那个可恶的叶修。毕竟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蓝河有些愤愤地转过头去,本不欲理会这家伙,谁料对方一上来便在他的额上轻吻了一下,蓝河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干……干什么啊你!流氓!”


叶修倒也不恼,捏着他的耳垂把玩了一会儿,“流氓也就流氓你一个,小贼你不服气怎么地?”


蓝河没了脾气,开口说道:“……把我解开。”


“那可不行,咱前年那会儿可说好了的,怎么我的小蓝这么健忘啊?”叶修笑道,继而拿出烟杆来吸了两口,“俗话说的好‘自家人不偷自家人’,小蓝怎么老喜欢偷你夫君我,恩?”


“……姓叶的!你少自作多情!”谁跟你是一家人!


青烟入鼻,眼前是那人逐渐放大的脸,蓝河瞬间觉得身体一阵燥热,他蹙眉抿唇,想要将那种异样扛过去,但往往事与愿违。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惊叫道:“那颗药里掺了东西!”


叶修哈哈笑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晚了呢,恩?”


万灵丹里确实是没加什么料,只不过若是与方才的熏香和叶修的烟叶凑到一起就有点催情的效果了,叶修看着床上渐渐开始有些眼神游离的家伙不由勾起了唇角,“好戏才刚刚开始。”


 


 


 


竹窗红菱伴月吟,声声醉人。大床之上,光裸的人儿伏在男人的身上上下起伏,原本绑着他的红色绸缎被遗弃在了床角,偶尔倾泻出声的低吟让人更加难以自持。欢情宛如洪潮,连绵不绝。


“混蛋!姓叶的你……唔……”咒骂被那人堵在了口中,唇舌纠缠间,蓝河放弃了挣扎,任由对方顶弄自己的身子。察觉到对方的变化,叶修不由放缓了动作,一下下似是想要撞击到这人的心间去。


从一开始的相互戏耍,再到后来的倾心于卿,一切皆因那千年兵刃千机伞。所以他放任蓝河去偷,但却从不肯让他真正将此物盗走,只因为他怕,等到那一日后,他就再也无法束缚他了。


情事过后,蓝河趴在叶修的身上愤愤的说道:“又不是不让你碰,做什么要下药这么卑鄙!”对方无辜的眨了眨眼,捏着他的脸笑了笑:“还说呢,一跑出去就几个月,若不是我放出千机伞的消息,还就真不着家了?”


蓝河摇了摇头,攀着叶修的身子从地上凌乱不堪的衣衫里翻出一块美玉,塞到了那人手里,“喏,给你的……”灼热的目光,让他脸上微红,有些羞赧的说道:“你生辰我又怎会不记得……”



评论
热度(45)
  1. 阿达的坑地躲猫猫°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亲爱哒!!(≧∇≦)昨天看到的时候真的感动死了!!爱你爱你!!

© 阿达的坑地 | Powered by LOFTER